7wqbh優秀都市小說 《宿主》-第五百七五節 態度-wdwkp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天浩坐在王座上冷冷地说:“这里不是金雀花,这里是撒克逊,是帝国的附属领地。”
“不,不是这样的!”卡洛斯气急败坏地嚷道:“这里是撒克逊,我……我是使者,是金雀花王国的使者。”
醉枕江湖
“我知道你是使者,我还知道你是国王。”天浩双眼满含讥讽看着他:“无论身为使者还是国王,你都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尤其是对于撒克逊的现状……我必须重申一遍,这里已经是帝国的领土,这里的所有白人都是帝国属民。”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卡洛斯心中陡然升起前所未有的恐惧,可他嘴上却不肯认输,仍在那里挣扎着尖声叫喊:“你无法统治那么多的撒克逊人,你是巨人,是异族。”
“这就是你不肯就战败做出赔偿的原因?”天浩眼中释放出凶狠冷光,脸上随之流露出残酷的笑:“你将为此付出代价。”
十多分钟后,卡洛斯被侍从拖进外屋的兽栏。这里原本是一个马厩,约克城被占领后,这里被扩大,并加固增高了外部围栏。
被带进围栏的时候,卡洛斯差点没被活活吓死————数百平米的宽敞空地上,对面安装着六个与墙壁连接并固定的铁笼。每个笼子里都关着一头黑嚎狼,它们的体量相当于卡洛斯见过最雄壮的战马。这些凶猛的野兽遍体漆黑,天知道它们究竟是吃了什么才得保持如此可怕的体毛颜色。看到侍从们把金雀花国王带进围栏,这些巨大的黑狼纷纷张开嘴,露出尖利的獠牙,齿间和嘴角流淌出腥臭的涎液。
这是第三代经过驯化的黑嚎狼,它们随军出战,相当于文明时代的军犬。
青春之後誰陪我謝幕
“你们想干什么?”
“不,放开我,我是国王,是金雀花王国的国王。”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尖叫和恐惧丝毫无用,受够了卡洛斯挣扎的侍从队长抡起拳头给了他脸上狠狠一下,卡洛斯当即被打蒙了,眼前金星闪烁,强烈的眩晕感致使他无法保持平衡,踉跄了几下终于摔倒在地。
他挣扎着想要爬起,右手却摸到一件形状古怪的坚硬物体,感觉像树枝,触感却过于光滑。卡洛斯大口喘着粗气将视线转移到右手方向,双眼瞳孔顿时急剧缩小,强烈的恐惧死死扼住了心脏。
那是一根人类的骨头,准确地说,是一根肋骨。
想要确定这一点太简单了————右手与地面接触的位置散落着一堆骨头。白森森的头骨成为了判断死者的最明显标志。没有内脏,没有肉,所有骨头表面都有啃啮过的痕迹。
站在高台上的天浩随手捏了了响指,下面的人立刻拉开升降式笼门,那些急不可待的黑嚎狼立刻蜂拥上前,如潮水般淹没了可怜的卡洛斯。
这些经过驯化的野兽个个都是捕猎高手,为首的头狼一口咬断了金雀花国王的喉咙,他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双手掩住喉间伤口,却怎么也挡不住泉水般喷出的鲜血。
这里是刑场,专门用来处决那些罪大恶极的白人罪犯。只是就目前来看,被处决的大多是贵族。
天浩感觉有些遗憾,他摇摇头,发出不满意的叹息:“速度太快了,连先咬后杀的道理都不懂,应该让这家伙多受点儿折磨才对。就这样死……太便宜他了。”
其实天浩刚开始的时候没起杀心。他一直抱着两国停战,相互合作的想法。当然,战争赔偿必不可少。
卡洛斯十二世是个聪明人,他一眼看穿了龙帝国目前的困境。其实他所说的那些与天浩心中所想不谋而合。诸多问题也的确是天浩必须解决,也必须为之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正如谈判开始时天浩说过的:“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只要卡洛斯在战争赔偿问题上稍有让步,天浩并不介意在其它方面给予力度更大的合作。比如与上主之国一起结为三国联盟,在粮食问题上给予金雀花全方位的支持,甚至可以在枪械和火药方面更慷慨些,以“和平友好”的名义,免费赠送燧发枪的整套技术参数和制造工艺。
龙帝国不缺粮,到了冬天就会大批饿死人的情况再也不会出现。尤其是伊丽莎白和斯图尔特以船运的方式把土豆和玉米种子偷偷运往大陆北方后,帝国已经连续丰收,一些特殊农作物更是可以达到一年两熟。磐石城、黑角城、雄鹿城等地的仓库里粮食堆积如山,掌控帝国内政部的巫且不得不下令将一部分粮食用于酿酒。得到大批烈酒作为战略物资的同时,也得到了用于喂养獠齿猪的酒糟、粮粨。
到了皇帝这个位置,国家脸面比什么都重要。天浩真正想要的是黄金白银,只要卡洛斯拿出几十吨黄金作为战争赔偿,他可以将其中三分之二的贵金属折算为龙币,给予金雀花王国对应数量的粮食。
英雄联盟之决战 乘着风去绑票
当然这些事情不可能说穿,就算要说也必须等到卡洛斯答应赔偿,并就北方战争的问题对帝国公开道歉以后。然而天浩没想到卡洛斯竟然如此顽固,他的脑袋里从未有过“平等”这概念。既然如此,也就怪不得天浩起了杀心。
为首的黑嚎狼用锋利爪尖撕开卡洛斯肚皮,叼出一段柔软的肠子,吃得津津有味。狼是食腐动物,黑嚎狼体内同样流淌着来自狼族祖先的血。它们喜欢动物内脏那股腥臊的难闻的气味,尤其喜欢夹杂着营养消化物与粪便的肠子。因为吃起来很软,口感一流。
廖秋站在旁边,用冷漠目光看着围栏里四分五裂的尸体,毫无感情地说:“白人都不是好东西。其实从一开始就没必要跟他们谈,直接杀了就是。”
首席娇妻莫要逃
天浩苦笑着微微摇头:“如果杀戮能解决问题,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问题是白人实在太多了。我可以下令枪毙几十万个白人,如果能一次性解决问题,杀掉几百万也没什么。可现在的问题是,整个大陆南方的白人多达几十亿,光是一个撒克逊就有好几亿人。所以……杀,是杀不完的。”
廖秋感同身受地点点头:“必须实行计划生育,从根子上减少他们的数量。”
“给他们一个看似和平的环境,从政策上加以限制,对所有白人男子实施结扎手术。”天浩淡淡地笑道:“强迫他们使用我们的语言,对所有白人医生进行监管,要求他们以“年”为单位,完成各地医院辖区内的结扎手术任务,以年度指标作为奖励及惩罚的标准。用白人监管白人,用白人限制白人,用白人毁灭白人……我们什么也不用做,只要发号施令,以强大的军队作为震慑,这就够了。”
“神灵在上,还好我是你的朋友,很幸运我和你是同一个部落……见鬼,你这样的家伙实在太可怕了,还好我们不是敌人。”廖秋故作夸张地发出感慨,随即正色道:“你打算怎么解决金雀花王国的问题?”
天浩把视线转向围栏里叼着肉块肆意撕扯的那些黑嚎狼,这些野兽吃得很快,卡洛斯已经被啃得面目全非。年轻皇帝冷笑着问:“你以为这个狂妄傲慢的国王是主动送上门的?”
廖秋呆住了。他张着嘴,从唇角一直延伸到耳朵下沿的伤疤这种时候看起来显得尤其狰狞。良久,他脸上显出难以置信的神情,抬手指着天浩,仿佛看到了某种超越正常认知的存在:“你……难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
廖秋是雷角部的族人,他与天浩结识的很早,也是所有军团司令官当中与天浩关系最亲近的一个。廖秋知道很多天浩的秘密,尤其是多年前在部族战争中的特殊安排:鹿族的鹿庆西,豕族的多位统领,还有对狮族和鹰族战争时期的大量潜伏人员……其实这些事情说穿了就不是什么秘密,廖秋对天浩提前布置的手段也深感佩服。如果是同族也就罢了,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即便是在身材矮小的南方白人当中,竟然也有天浩的预先布置?
“还记得莫尼奥吗?”天浩必须为这件事找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不可能公开孢子移植者的秘密,却可以使用别的理由:“他在战俘营里表现不错,对龙语的接受和学习程度比其他人好得多,战俘营那边把他作为优秀改造对象呈报,我跟他谈了一次,莫尼奥愿意回国劝说卡洛斯十二世。”
廖秋顿时变得明悟:“你的意思是,卡洛斯是被莫尼奥劝来的?”
阴阳学院 秦小宝
“那只是一部分。”天浩眼睛里晃动着一些更具深层考虑的东西:“撒克逊已经完了,上主之国很快要南下,金雀花北部边境随时可能遭到攻击。我们的空中部队在前一阶段作战中表现出色,烧毁了莱茵和金雀花的大面积林带,致使两国今年的粮食大面积歉收……总之,除了和谈,卡洛斯没有更好的选择。”
看着远处那些零七八碎的烂肉,廖秋皱起眉,自言自语:“他显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聪明。”
天浩发出轻蔑的冷笑:“是啊,我看走眼了,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一个自大高傲的傻瓜。所以他必须死。”
廖秋转过身,饶有兴趣地看着天浩:“你似乎还有后手?”
天浩没有否认:“一位国王死了,他的继承者可以得到王冠。这很正常,就像日出日落,重复循环。”
这话有些难以理解,廖秋思考了很久,终于抬起头,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天浩,整个人激动又亢奋:“你的意思是,莫尼奥会另外扶持一个新的金雀花国王?”
天浩微微点头:“卡洛斯有很多儿子。莫尼奥不是一个人,随同他回归金雀花的还有三千名俘虏。他们都接受过劳动改造,对帝国就算不是绝对忠诚,也有很高的认同感。再加上我在几年前就在金雀花王国的布局,他们可以通过艾尔普索商行得到全面支持————一期资金高达两百八十万镑,还有包括两万支火绳枪和五十门大炮的军火。莫尼奥干得很不错,他买通了墨卡多城内三位将军和周边地区的六位领主,现在已经取得了对墨卡多城的控制权。卡洛斯伪装成使者这件事,从出发前我就收到了来自莫尼奥的白头雕通讯。其实我的本意也想和谈,既然事情已经变成这样,那就只能执行第二方案,让莫尼奥在墨卡多城扶持新国王上位,继续中断的谈判。”
廖秋对此不是很乐意:“一定要以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吗?其实我们可以攻打金雀花,在军力方面我们占绝对优势。”
寒門禍害
“我们必须尽快消化撒克逊。”天浩叹道:“这是一块肥肉,脂肪太多不是好事,奴化教育至少需要三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初见成效。生产武器装备也需要时间,到时候我们就有更多的治维军,还会有更多的撒克逊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利益问题认同,甚至成为我们的拥护者。相信我,现在进攻金雀花不是一个好主意,他们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大饥荒,明年收获季以前有大批金雀花人饿死。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难得的修整时期,何况我们还得面对更强大的对手。”
“教廷?”廖秋对此心领神会。
“教廷!”天浩点头表示肯定。
……
两周后,约克城。
阿巴斯公爵的卫队多达五百人,加上使节团的其他随行人员,总人数超过九百。
穿过城门进入约克的时候,公爵对这个陌生的地方忽然生出一股敬畏。不是对之前统治这里的撒克逊王室,而是它的新主人,来自遥远北方的年轻巨人皇帝。
公爵一行受到了超高规格接待。
大红地毯从新建的临时行宫外面一直铺到大殿内部。其实就算搜遍整个约克城也找不到这么多的红地毯,大部分只是红布。但天浩自有其做法:命令城内百姓交出各家床垫,铺成又厚又软的迎宾路,然后盖上红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