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8mw人氣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魚龍服-第二百五十九章 斗轉星移閲讀-auutq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无尘子看着韩終,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了,就像是左脑说,我听懂了。右脑说,不,我没听懂。难怪会有那么多人听道,把自己弄疯了。他觉得再听韩終说下去他也是要疯了,大脑的已经有些跟不上了。
“前辈是来阻止我的?”无尘子看着韩終问道。
韩終看着无尘子,摇了摇头道:“是画影剑找到你的,然后我被你的佩剑惊醒了。”
韩終看着无尘子脚下的随侯剑,皱了皱眉,他看得出来无尘子不说弑杀之人,走伏羲道的人也没有弑杀的,所以他也很奇怪无尘子的佩剑怎么会是这样一把拥有了魇魔的剑。
无尘子看向韩終身后的画影,有些不明白画影剑为什么会来找上他。
“帝剑护主,虽然你们要追的那个我的后人还没有得到画影剑的认可,但是我们韩氏一脉毕竟是颛顼帝的后人,所以帝剑出来守护也是正常。”韩終明白无尘子在想什么,开口解释道。
无尘子点了点头,颛顼帝的双剑,画影守护,腾空止戈,画影剑会出现在这里保住韩氏一脉也是可以理解的。
无尘子转头看向少司命,既然画影剑没有认主,不知道少司命能不能让它认主。
韩終也是跟着看向少司命,有些惊讶,飘到了少司命身前,仔细的端详起来,许久才开口道:“你活的会比他久。”
少司命看着韩終蹙了蹙眉,然后看向无尘子,不知道韩終是什么东西。
“你的路走错了,你还不懂得生的极致是什么。”韩終犹豫了一会儿,又继续道。
“请前辈赐教。”无尘子替少司命行礼问道。
“你也不懂?”韩終愣住了,他还以为无尘子已经知道了才找的这么合适的道侣。
梦萦天下
无尘子摇了摇头,怎么白云子师兄也说自己应该懂,现在韩終仙也说自己应该懂,可是他什么也不懂啊。
“它不让说,等你们有了孩子就会懂了。”韩終指了指天说道。
“前辈认识白云子师兄?”无尘子开口问道,怎么跟白云子师兄说的一样,而且白云子师兄修为突飞猛进,不会是得了韩終仙的传承吧。
“那是谁?”韩終愣住了,白云子又是什么人,他才刚刚醒来,去哪认识什么人。
“师兄说的跟你说的一模一样。”无尘子说道。
韩終一愣,现在的后辈都这么优秀的吗,他的时代他都没见到几个跟他一样的仙,怎么醒过来就遇到了两个仙人之姿的年轻人,还有一个已经疑似成仙的人。
“那你们为什么不生呢?你们不知道人口才是强大的根本?想当初我在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孩子都有三四个了。”韩終说道。
少司命脸一红,局促的抓着袖口,偷偷的看着无尘子。这些前辈怎么都是这种样子,动不动就让他们生小孩。
“天人想生哪有那么容易。”无尘子无语道。
“我也想知道你是怎么修炼的,她是天赋异禀,都没达到天人,这才是正常人。你是怎么做到的二十几岁就开立大道,甚至进入过天人极境的?”韩終好奇的看着无尘子,这家伙看着天赋也不算高,但也不可能二十几岁就是天人极境了,这让他们这些老家伙怎么玩?
“前辈是什么时候进入天人的?”无尘子问道。
韩終一滞,扎心了,我韩終号称韩氏自起源以来天赋最佳之人,都还要三十多才进的天人,鬼知道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我是十三岁还是十六岁来着了,太久了,忘记了。”韩終望着天空说道,给前辈留点面子会死么?
无尘子和少司命都是惊讶的看着韩終,十三岁的天人,太吓人了吧,上古时代都是这么猛的吗?
韩終微笑着,不吓一下你们,你们怎么会尊重前辈。
“前辈可有办法解决天人的生育问题?”无尘子皱了皱眉问道,他跟晓梦这么久了也一直没有。
“我怎么知道,我不是说了我一直在跟乌龟王八比谁命长,哪有时间去研究这些东西。而且这种东西多试几次总会有的。”韩終说道。
无尘子瞬间无语,你是真的闲,还是活的久了已经把能玩的都玩过了,然后才这样。
“还有,你不冷么?”韩終看着无尘子说道,你这么赤条条的现在雪地上真的不冷吗?你不冷,我们也不好一直盯着你看啊,辣眼睛。
韩終不说,无尘子还不觉得冷,这么一说还真的是冷的鸡皮疙瘩全死来了。但是这荒郊野外大雪地的,你把我的衣服都震碎了,我去哪找衣服换。
少司命将黑色的大氅拿来给他披上,这还是以为画影剑突然的出现,给震落到马下的,不然连大氅都会没有。
“你去试试看能不能收服画影剑。”无尘子披上大氅,久违的暖意上来,不由得更加紧了紧,还好大氅够宽大。
少司命点了点头,看向了悬浮在空中的画影剑,万叶飞花流卷动缠绕包裹住画影剑。
韩終和无尘子都是看着少司命和在空中的画影剑。
“画影剑没有抵抗力。”韩終说道,剑不抵抗不排斥,所以能不能让剑认主,就看少司命自己了。
———————————————
另一边,南桉和欧岚这终于是把阴阳家的弟子全都杀了干净,就剩下了星魂和大司命在艰难的坚持。
“前辈,真的是小辈初出茅庐不懂事啊。”九冥还在苦苦死撑,嘴上不断的求饶。心里却是把甘罗骂了不知道多少遍。
甘罗只能蹲在阴暗的角落里不敢说话,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他的想法就是不就是一帮打铁的么,怎么会这么恐怖,连军用的弩机都有。
“你们不懂事,那我就替东皇太一管教管教你们。”南桉越说越气,又死了几个弟子,不知道我们铸剑师招手弟子比你们还难么,主要是没人愿意来打铁啊。
于是南桉下手更狠了,星魂和大司命身上都留下了一道道狰狞的剑痕。
“南桉剑主,真以为我不敢反抗?”九冥看着弟子一个个的被射杀,也是怒火中烧了,真以为他没有一点爆发手段了?
“你反抗一个给我看看!”南桉剑主不依不饶的继续攻击。
九冥看了一眼大司命,示意她退后。
南桉也是有些惊讶,看着眼前这个小孩子,不知道他还有什么样的阴阳家禁术。随即退出了战团,想看看九冥还能做什么。
大司命也不知道九冥想要做什么,他知道没死之前的九冥很强,能跟六指黑侠硬刚伤了,六指黑侠逃掉。但是她也没见过九冥真正的出手是怎么样的。
“准备跑!”九冥传音给大司命说道。
大司命一愣,看了四周一眼,这么多棠溪弟子怎么跑。
“消息,你看好了,真正的傀儡术是怎么用的。”九冥在心底对甘罗说道。
甘罗愣住了,怎么感觉九冥像是在交代遗言一般。但是还是认真的看着九冥的操作。
只见星魂周身浮起了一道道紫色的游龙之气,逼得棠溪弟子都不得不退出去。
南桉皱了皱眉,阴阳家的魂兮龙游,长剑往地上一刺,让这些龙游之气无法靠近他周身。
“听说魂兮龙游,因人而异,不知道你的魂兮龙游又是什么?”南桉淡淡的问道。
“南桉剑主既然想知道,那就来亲自来看啊!”九冥催动着全身的修为,也不管什么反噬不反噬的了,现在连命都要没了。
南桉剑主看着越来越多的龙游之气出现,也是小心的提防着,阴阳家可是从道家脱胎出来了,追求的也是一切的极致,没准真的有什么可以跨越一个大境界重伤他的招数。作为一个老人,可不会犯这种阴沟里翻船的错误。
“斗转星移!”九冥低声喝道,作为上一代百家三杰之一,他可不是被捧出来的,而是有着真才实学的。
只见天空突然一暗,一颗颗星辰闪烁,发出了道道星芒,落在了星魂和大司命身上。
“你是九冥!”南桉终于反应过来,斗转星移是上一代阴阳家星魂的绝技,他还以为星魂死在了六指黑侠手上,却想不到阴阳家却是做了这种有伤天和的事,将九冥的灵魂修为转嫁到了这个小孩身上。
说罢,棠溪宝剑挥出一道巨大的剑气劈向星魂九冥和大司命。
“砰~”一身巨响,星魂和大司命的身体都化成了木屑飞溅,原地上除了磅礴的游龙之气,什么也没留下。
“这是?”欧岚皱了皱眉,明明是两个大活人,怎么变成了两个木傀儡。
“阴阳家上代星魂,九冥的成名技,斗转星移,将游龙之气转化成星辰之力,可以将受到的攻击转移到星辰之上,在别处放出,所以叫做斗转星移。”南桉解释道。
“九冥是借助斗转星移和阴阳家的傀儡术,将自己和大司命送了出去,有点像道家的梦蝶之遁,但是梦蝶之遁需要媒介和蓄力。”南桉继续说道,想不到还是阴沟里翻船了,主要也是他不知道星魂九冥会成为现任星魂,甚至说,星魂一直没换过人,只是换了身体。
“追不上了,星空之下,他可以将自己送到任何一个地方,但是我最后的那道剑气也会跟着过去的。”南桉说道。他挥出的那一剑不仅仅是击碎了用来置换的木傀儡,同样的,也有一部分剑气被九冥跟着带走。
羅 森 小說
棠溪之外,星魂九冥和大司命落地,大司命一个闪身,躲过了跟随而来的剑气。
但是星魂九冥就没那么幸运了,南桉的剑气主要是针对他,而且他又一直在维系着术法,所以在落地的瞬间,他只能凭着身体的力量前跃,但还是被随之而来的剑气击中,只不过没有击中他的要害,但是脸上却是被激射而来的残余剑气划破。
“走!”九冥只来得及说出这句话,就晕了过去,强行施展斗转星移和傀儡术,对他的影响也是超级大的,之前在近几年没,他都只能龟缩起来养伤,让甘罗自己做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