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f2c优美言情小說 《獵魔人怪談》-300畫中仙(三)分享-abyh5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猎魔人怪谈
此时此刻的组织里,王管家正在准备着晚饭,突然,他似有感应的抬起头,望向田源区方向。
“那个位置是……淮河镇?”
王管家低声自语,他在切菜的时候感应到了死气,估算了一下距离,应该是淮河镇一带。
“什么淮河镇啊?”
戈旗走了进来,从冰箱里那了一个苹果,见王管家说话,便随口询问。
王管家一边切菜,一边告知:
“淮河镇上出现一缕死气,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戈旗眉头微皱,怎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时候一阶猎魔人全部被派出去了,又出现死气。
就在中午,灵异网站上有人求助,戈旗就把组织里仅剩的一阶猎魔人,陈百翔和王佳材给派了出去。
若是一缕死气都要派二阶猎魔人出手,那未免也太大材小用了吧,二阶猎魔人都是就在组织待命对付厉鬼的。
“总归有人处理吧!不然放任鬼物成长起来,迟早还是要派出二阶猎魔人的,要不,我去处理一下?”
王管家呵呵笑道,这缕死气,他也没放在眼里。
戈旗摇了摇头说道:
“你都一把老骨头了,还是留在组织过安逸的生活吧!待会我随便让人去处理一下就好。”
戈旗说完便走出厨房,来到组织的大厅之中。
大厅中,付琪和萧靖歌正在对战练习,豆芽坐在跟辰逸解析两人对战的技巧。
戈旗来到沙发上,坐在豆芽旁边,把王管家发现死气的事情跟她讲解了一下,希望豆芽过去处理一趟。
豆芽虽然说是二阶猎魔人,但第二个神通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使用的,平时戈旗也把她当做一阶猎魔人看待。
一般情况下,所有二阶猎魔人在组织待命的时候,一旦出现厉鬼,豆芽也不是迎战的首选之人,所以戈旗才会让她去处理事件。
辰逸坐在豆芽另一边,也听到了这次事件的地点,不确定的问道:
“你刚刚说这次事件的地点是淮河镇?田源区的那个淮河镇?”
戈旗点点头,整个丰源市就能有几个淮河镇?不是田源区那个还会是哪个?
“这次我去。”辰逸自告奋勇道。
见辰逸又自作主张,戈旗立马就不乐意了,怎么哪都有你的事,你在组织待命不好吗?
戈旗面色冷峻,毫不客气的开口拒绝道:
“不行,你的戾气太重,会对普通人出手,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
本来辰逸之前杀了一个普通人,很多人都有意见了,不说隔壁府阳、岩青两城,就连总部的人现在都不太待见丰源组织的人。
他们感觉能培育出一个杀人凶手的组织,首领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而戈旗脸上还有三道狰狞的划痕,让他们更加确信了这个猜测。
“让辰逸跟我一起去吧,我会看着他的。”
这回,豆芽也替着辰逸说话了,酷酷的豆芽这几天看辰逸的眼神可是相当的柔和,明眼人都看出两人之间的猫腻。
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差他们自己亲自宣布了,戈旗岂能不知。
哦,我的王子ⅱ 晨曦.
可是他宠豆芽啊,而且他信得过豆芽,因为豆芽从小到大就没有把事情办砸过,要知道,在辰逸进组织之前,豆芽可是戈旗的得力干将。
不知道豆芽被辰逸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就这么被辰逸骗走了,戈旗的心都在滴血啊!
戈旗扶额,无奈的甩了甩手:
“罢了,你们两个去一趟,早去早回,不要给我惹什么乱子,切记要保护好豆芽!”
戈旗最后一句话明显是跟辰逸讲的,作为知情者的他自然是不希望豆芽体内的女鬼再次出来,那女鬼可比一般的鬼物厉害多了。
辰逸郑重的应下,即使戈旗不说,他也会拼尽全力去保护好豆芽。
加入组织快两年了,豆芽是这两年来,辰逸唯一想要用性命保护的女人。
田源区在丰源市的边缘,而淮河镇更加偏僻。
从市区到淮河镇虽然每天都有班车,但末班车是在晚上六点,六点之后就不会有班车了。
辰逸和豆芽连晚饭都没吃,就急急忙忙的赶了出去。
淮河镇,这个地方辰逸太熟悉不过了,他从小就是在淮河镇长大的啊,镇上的大部分人他都认识。
也不知道是谁家招惹了鬼物,是住在桥边的小胖吗?他小时候那么缺德,会惹上鬼物也不奇怪,还是张大婶家的铁子,铁子从小就爱捣鼓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该不会是见鬼了吧?
前往淮河镇的末班车上,辰逸戴上了鸭舌帽和口罩,毕竟他是个已死之人,不能暴露。
豆芽看着辰逸的装束,不解的问道:
“既然害怕别人认出你,为什么还要出来?”
辰逸面露忧色:“你知道的,淮河镇是我老家,我已经一年多没回去了,不知道我爸妈过的如何,想要顺道回去看看,哪怕远远的看上一眼。”
豆芽眼神略带黯淡,靠在辰逸身上,她是个孤儿,在遇见辰逸之前,从来不知道牵挂别人是什么感觉。
辰逸身体里的孙钰,在上次帮辰逸挡下枯鬼的攻击后,就一直陷入沉睡状态,到现在都没有醒来的迹象。
辰逸以前答应过孙钰,要带她回自己老家看看的,现在机会是有了,可惜她看不到。
待两人到达淮河镇 ,已经快接近晚上八点了。
淮河镇不大,总共就四条街道,街道外面是荒无人烟的公路和连绵不绝的山群。
两人首先要做的事就是要查清死气出现的源头,王管家那边只能感应到个范围,大概是在淮河镇一带,具体位置还得辰逸自己查探。
“我们要怎么找?”
豆芽站在四条街道交叉的十字路口,歪着脑袋询问。
“我知道一个人,他号称淮河百晓生,镇上大大小小的事他都知道,三年前镇上的刘寡妇和一个已婚男士秘密幽会的事,也是她捅出来的。”
辰逸连思考都不带思考的回答道,他对淮河镇实在是太熟了。
两人往淮河百晓生的家走去,途径自家老宅,辰逸停下脚步,发现里面灯火透明,这个时候,自己的父母他们在干什么呢?
“要不,我们偷偷潜进去看一眼?”
豆芽小声的问道,她好想看看辰逸小时候住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
辰逸又何尝不想进去看一眼呢,不过他摇摇头说道:
“眼下先处理灵异事件要紧,拖的时间久了怕有变故。”
一道执念
两人穿进一条小巷子,里面七拐八弯的,大概走了十分钟左右,他们来到了淮河百晓生家门口。
这是一动很简陋的二层瓦房,里面泛着幽黄的灯光,比起辰家的老宅,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寒酸多了。
辰逸上前敲响了房门,现在才八点多,淮河百晓生应该不至于这么早入睡。